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39章猜不到

作者:許蒼苔字數:3772更新時間:2019-11-18 14:13:46
    這種事情大家看起來出來好像顧如曦好像做不出什么樣的事情出來,好像顧如曦都覺得好像自己真的能對得起吳彬彬嗎,這好像哪對哪啊,好像自己好像這個事情根本就不是所決定的好吧。

    如果當時你出去回來的太早的話,那么跟自己根本一毛錢關系都沒有,那么就會發展到今天這種關系。

    那自己肯定不會是招之即來揮之即去,有些東西不是你能做出對我人生的一個做做的一個決定。

    我要退出這種游戲,我要退出這個關系也是我來說說。

    而不是你這邊用這種方式就能把我打發走的,這算什么樣的關系?

    怎么樣會因為吳冰冰的到來好像變得整個市場氣場都顯得非常詭異,本來一個很好的一個pa

    ty。

    但是因為我跟她爸爸大家好像各懷心思,每個人都帶著各自的面具,這個時候也不敢多說些什么東西。

    因為這個東西,最終的決定權在趙以敬的身上。

    顧如曦這時候覺得這里太悶了,真的她不愿意在這種地方演出這些東西,這種事關這有什么關系。

    而且根本就不想去培養這些東西,所以話她都突然站了起來,對著大家說。

    “我現在跟你們沒有太多的一個打算,你們想干嘛就干嘛,這事情跟我沒有太大關系,好了,今天這個酒也喝完了,錢也收了,蛋糕也吃完了,我現在也困了,我們這樣的工到公司上班,你們自己慢慢聊吧,你們既然是這么多年的老友關系了,那那么你們就可以聊個通宵都沒關系的,不用送我了,我先直接回去了!”

    就算她這個脾氣可是暴脾氣,她說走就走,她可不管你收留在這個情況上有什么樣的意外。

    她可不可以不管這個世界上對你有什么樣的一個特別多的一個面子。

    這個東西她根本都不管這種東西,反正這些東西跟著自己喜好走就行了,你干嘛去對我這方面都有過多的管理,你有什么樣的資格去做這個事情?

    趙以敬這個時候完全整個表情是陰沉沉的,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東西,也不知道她做出什么決定顧如曦哪一些管她是做這種東西。

    這邊在旁邊的宮二都覺得這個基本實在太過壓抑,而且實在太過于詭異了。

    她們也不知道這個時候該怎么去處理,而且用顧如曦這樣走的話,那么這些東西自己該送的還是不送的。

    這個真的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一些非常明顯要解決的問題。

    但是這個時候居然吳冰冰有一點點的笑容出來了,她覺得好像只要把這個顧如曦給氣走了,那么對自己來說這一切都是個機會。

    不管如何自己在的過程中一定會有更多的機會去跟趙以敬在一起,那么她們這些東西都可以解釋清楚。

    當這些完全可以解釋清楚之后,那么所有一切都可以重新再過來,顧如曦不過也就是一個路邊的一片野草,不過就是過程中的一個事情而已。

    不會為對這個事情未來會造成太大的影響,也不會對這事情會造成特別多的一個負面的一個情況。

    也就是永遠都會恢復到原有的情況。

    趙以敬這個時候也沒有說些什么東西,她看著顧如曦的離開,她也默不經心的,直接起身把一個黑色的風衣直接逼上去。

    對著現在所有的人,直接扔下一句話就跟著顧如曦的腳步就走。

    “你們自己在家慢慢喝這些酒吧,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到時候電話再聯系我吧……”

    說完這句話,趙以敬就跟顧如曦都消失就直接離開了,留下她們現場的三個人三個人面面相覷,各有各的想法,但是可以看得出來,李蕭和宮二是在同一條戰線的,呃,吳冰冰倒是一個另外一條戰線。

    吳冰冰苦笑吧,這個時候她能做出什么選擇呢?好像今天開始自己的那個開始的結局就出現了一個問題。

    如果這個事情有轉機的話,那么意味著什么呢?好像不知道,她當時就覺得這種東西應該有機會吧?

    李蕭用一種非常冷漠的眼光看著吳冰冰說的。

    “既然你去英國這么多年來了,你這么回來有什么意思嗎?你不知道這東西已經把早都發生了,很多事情已經改變了很多,而不是你當年想象怎么樣就怎么樣的,你當初選擇去了英國,那么你就不應該再回來,就算你再回來你就不應該再去招惹我們的小老大,你不覺得這個事情已經有太多沒有辦法的余地嗎?而且這個過程中你覺得這種事情還能做出什么還能證明什么,還能挽回什么什么你都做不到,你什么都不在乎擁有嗎?”

    嗯,

    吳冰冰淡淡的一笑好像對現在她能說出這些話,對說出這種事情,她也不覺得有什么樣的一個特別要去解釋的。

    她不會是用一種非常的一種冷漠的語氣去做到,但因為趙以敬已經不在這里的話,她很多東西沒有必要再去抓的這么的一個帶著這么嚴謹的面具。

    “我不知道你們這個事情是怎么樣的一個結果,我也不知道你們這個事情會是怎么樣理解,但是有些東西它畢竟存在著的,難道你們不希望有人笑了她會幸福嗎?你覺得剛才她會幸福嗎?這個認識了你丫頭怎么可能跟小老爸幸福呢,我覺得你們下次怎么可能這么輕易的忘記了呢,如果她忘記了,我剛才就用這種方式對用冷漠對待我,難道你不知道越是冷漠的東西越是有感情的一種存在嗎?!”

    供熱冷冷的,看著這個女人,真的不知道這個女人真的身上如此的強大,而且對這種事情完全都已經看得如此透徹是的。

    因為剛才這小老大如果對這個女的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個想法也就無所謂的情況下,她應該按正常來說都不可能做出那些平常的一個反應。

    她應該可能會做出更加經歷的動作或什么樣的一個事情出來,但是越是平靜越代表著正水深流,越代表著這個過程中出現了很多不言而喻的事情。

    你就代表著理論有太多的一個想法。

    或者里面有太多的這種套路。

    宮二:“吳冰冰,你有時候太過于自信了,我只是給你做出這樣的建議,我不管你現在對這個我們小老大現在有什么樣的想法,或者說你打算回來去做些什么東西,有些東西既然已經發生了,就不可能去這么輕易的改變,我只告訴你一個事實,這個婚姻不是任何人去強迫的,小老大的,你也知道小老大怎么可能去受任何人去擺布呢,這個段婚姻是她親自去做出選擇的,而且她你親自要決定去領取顧如曦,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如果她真的有心要等待你回來的話,你覺得小老大她應該會等待你吧,除非她心里沒有你,你覺得這種事情有太多的意義在這討論下去嗎?當然你如果你覺得都都是心里不甘,我們也沒辦法去做出任何一個事情,讓你去做這種事情,但是我們只是給你這樣建議,我們不過是不希望你在這過程中可能受到更多的傷害,也有人看起來更加顯得可憐……”

    宮二完全就是一針見血的把這個事情說出來,完全沒有給對方任何一個面子而言。

    至少在這點她們希望吳冰冰作為曾經的朋友,保持這方面的冷靜,這么冷靜,如果她能做到的話,那是她自己的事情。

    她如果做不到的話,那樣也是她的事情,這個東西反正已經收到已經做到了,那么你之前的一個選擇,可能現在的一個決定這種東西不能由任何人去做出任何一個事情安排。

    那么最終你的一個可能性就是你自己所做出這個決定。

    吳冰冰真的有種不到黃河不見棺材落淚的那種倔強,她這個時候喝了一瓶酒。

    而且把那酒完全用了非常豪放的那種喝完,而且喝完之后,重重的把酒杯刻在這個桌面上。

    而且用一種非常妖嬈的一種笑容。

    “不過呢,這個事情我知道有沒有一個過程,誰知道嗎?你們小老板曾經這么心心念念的哀求著我,我當時離開英國的時候,她一直不允許我走,而且非常的痛苦,非常難受,但是我也有這些事情要去處理,實際上她覺得這個事情她能去允許這個女人,我不知道她當時就是因為我的離開而讓她覺得沒有任何一個機會和任何的希望,所以的話就做出那樣沖動的動作,但是我知道我相信這些東西都會有一個經過,會有一個結果,我不相信她一直會把我忘記,這是我一直想得到的東西,最后想得到的東西,所以不能允許在這過程中這么輕易的就把我搶走!”

    李蕭和宮二真的是對這個女人說出了這番言論的時候,真的有些不知道為什么那種非常讓人厭惡的感覺,這女人真的在這過程中真的為什么這么執著。

    難道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小老大這方面已經做出了一個決定,但是你們真的有些生命不無物的感覺。

    她們甚至內心深處也想知道,到底是想讓真真正正的。

    到時選擇的是什么樣的一個人?

    吳冰冰喝完這些酒之后也不看著這兩個男人,她就走了,而且走之前拋下了一句話。

    “有很多東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不要多過多的強求,我等很好奇,你不曉得她會做出什么樣的選擇,我現在終于回來了,我可能不會再離開這里,我就永遠的回到這里,所以話我相信這一切又會回到原有,從有的樣子這些東西未曾改變過……”

    說完這句話,就清風云淡的,婀娜多姿離開了。

    留下了兩個吃瓜群眾在面面相覷著。

    “你猜?”

    “猜不到。”

    “一樣!”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山东群英会任二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