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90章魏西晨娘子林氏

作者:仙楂字數:2462更新時間:2019-11-18 14:17:18
    “二弟,如果沒記錯,今天你該陪著你家新媳婦回門吧。”言外之意是,先管好自己吧,您嘞!自己媳婦兒都管不好,還來管大哥的家事。

    “是啊,我去陪我娘子了,大嫂你好自為之。”魏西覺面上顯現出新婚的歡喜,快步走出門。謝媛早就準備好了馬車在門口等待了。

    “相公,你怎么才來,我都等了老半天了。”謝媛身穿一身水紅色齊腰長裙,頭上戴著一點小金飾,再用紅花簪了。

    天齊是禁止民間大面積佩戴金飾的,通常都是銀飾和絨花什么的。金飾大多為皇族特有,民間包括大臣家中也只能享受皇帝賞賜的,或者戴點小金飾。

    黎清有一支金釵,是官家賞賜的,平日里都封存在匣子的底層,偶爾拿出8來嚇唬人用用。

    “只是聽說大哥回來了,便去知會了大嫂。”魏西覺攬過謝媛,深情款款的看著她,道:“今日我陪媛兒回門,一點伯父伯母看到你風風光光的。”

    “謝謝相公。”謝媛臉上浮現小女兒的嬌羞,旋即羞得低下了頭。

    “來人。”林氏手一揮,招來丫鬟小弦,道:“去打聽一下,官人今日回來,去了哪里?”

    “大娘子,不用打聽了,這街坊鄰居都說是馬車停在了一宅子,大少爺直接往里面去了,我還聽說那家是才搬來不久的,里面住了三代人,有個十幾歲的孩子。”

    聽小弦這么一說,林氏心生警惕,十幾歲的孩子?如果說是魏西晨的兒子也不無可能。那么魏西晨在她嫁進來之前就已經有了外室!

    ???

    同樣的,林氏的丫鬟也是這樣想的。

    “大娘子,難道是大少爺他……”對不住您???

    丫鬟沒敢往下說,她知道自家小姐的脾氣的,溫柔的像水似的。呃,當然只在大少爺面前。一旦脫離了大少爺的視線,夫人猶如脫韁的野馬,性子由不得人欺負了去。

    見林氏許久不語,丫鬟小心翼翼的說道:“去找老夫人嗎?”

    “不,我在此等晨郎答復。”林氏看著床上熟睡的孩子,覺得不能放任了去,便立刻否道:“備馬車,去找大少爺。”

    “是,大娘子。”小弦雙眸好似迸發出熱烈的火花,仔細一探究,那就是八卦的眼神呀。

    魏西晨,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啊,當年你可是許諾我一生一世的。

    奶奶的,你特喵兒子都十幾歲了,等著老娘收拾你!!!!

    “快點!”

    “大娘子,本來就不遠,所以……”

    林氏坐在馬車里,忽然想到自己似乎有些欠缺考慮。一來,她從未見過那家人,二來,是不是如外人所說,或者如他所想尚且不知。

    所以她這樣莽撞的前去抓了人,萬一不是想的那樣,豈不是辦了壞事?

    “停下!”

    “大娘子,怎么了?”車夫急急忙忙拉停了馬兒問道。

    “回去。”

    林氏忽然想明白了,她應該相信自己的丈夫,等他回來了,聽他怎么說就是。

    而且這么唐突的前去,一定會破壞掉自己在心愛的人面前的美好形象。如此想來,林氏不敢再冒然行動。

    “是。”車夫什么也沒問,直接調轉了馬車。

    一旁的小弦在馬車簾子處問道:“大娘子為何又不去了?”

    “回去說。”

    真是被嫉妒沖昏了頭腦了,以后這種笑話決不能犯。她是女子,一切以夫為綱,就算他魏西晨在外面有了外室,還有了孩子,她也不能用這種方式解決。徒然給承恩侯府增加茶余笑柄。

    二房的人一直虎視眈眈,她差點就著了道了。

    小弦聽不出林氏口中的喜怒,只好默默低頭跟著跑。

    她以前都是坐在馬車里頭的,今天林氏太急,把她給落下了。林氏看著空蕩的馬車廂,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丫鬟小弦,于是對車夫道:“停車,小弦上車。”

    自家小姐終于想起她了,嚶嚶嬰~跟著馬車跑,實在是太累了。然而她又不能向自家小姐提起自己被落在馬車外面了。

    只好跟著跑。

    “今日我出府是為了給二弟添回門禮,不曾想二弟與二弟媳婦早已經絕塵而去,我沒追上。”

    “小弦明白。”丫鬟小弦對林氏一禮,恭恭敬敬的去庫房挑了兩件趁手的東西,拿做工精細的盒子包了,送到了二房去。

    “呵,她倒是激靈,沒犯下大錯,若不然,我們二房又能夠從中坐享其成了。”二姨娘李氏一臉愜意的坐在榻上,聽著下人的匯報,一旁的小丫鬟在給她修剪指甲。

    李氏今年四十五,保養的好,皮膚白皙,又精通于打扮以及房中術,當年使了計上了承恩侯的床,懷了身子被抬進承恩侯府,多年來一直盛寵不衰。

    作為侯爺的承恩侯本來對這種奸詐之人應該恨之入骨的,奈何這李氏與他年幼時有過一段戀情。所謂青梅竹馬也不過如此了。所以魏凌深對她犯下此錯還有憐惜之感。

    李氏只要稍微一耍計謀,魏凌深就偏向于她了。

    至于原配夫人,那是皇帝欽賜,不可得罪。承恩侯府夫人也是一位有背景之人,乃是天齊宗氏之女齊安嵐。

    齊安嵐是縣主之身,所以就算李氏再怎么鬧,都沒法跨過齊安嵐。就算齊安嵐死了,她也無法登上正妻之位,除非陛下開口。

    承恩侯對李氏最多也就是憐憫,就是因為這份憐憫,才讓李氏有了依仗。有道是男人都是大豬蹄子,李氏再使些手段,魏凌深自然就被李氏給圈住了。

    魏凌深不是不愛齊安嵐,不過是想齊人之福罷了。

    可越想如此,后院就越要著火。

    齊安嵐本性善良,卻也不是什么可以拿捏之人,她多年只得了那么一個孩子,那就是魏西晨,可謂是寶貝到了極致。

    這也是為什么,魏西晨作為候府世子,卻能夠常年在外經商的緣故。

    魏西晨是候府第一繼承人,不知道還能浪幾年。等魏凌深時間一到,他沒有意外就成了下一任承恩侯。

    陛下看在齊安嵐的份兒上,特許承恩侯順延三代,魏西晨是第二代繼承人,承恩侯世子。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山东群英会任二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