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百八十八章 天災人禍

作者:卓牧閑字數:4113更新時間:2019-11-18 14:16:53
    初八祭祖。

    初九,大擺流水席宴請鄉里。

    初十至十三,搭戲臺請戲班連唱三天大戲。

    十四,請韓四的舅舅、幺妹兒的舅舅以及鄉約、保正、甲長作見證,將韓三過繼給二房。

    十五,宴請走馬書院院長和莊里私塾的先生,吃完酒各送上現銀三十兩,勞煩他們在閑暇之余幫老韓家修族譜家譜。

    十六,請風水先生來看風水,看看韓家祠堂和韓家大宅該如何修建,算算哪天開工最吉利。

    十七至十九,莊上徐、王、陳三家輪流請吃酒。

    二十一早回走馬崗,去潘掌柜家吃酒。韓家要揚眉吐氣,潘家一樣要光宗耀祖,潘掌柜在崗上大擺流水席,宴請親朋好友,鄉約、保正、甲長和街坊鄰居,擺完流水席也請戲班來山門內的戲臺連唱了三天大戲。

    韓四升官發財潘二跟著沾光的消息由此不脛而走,不但一下子冒出許多八竿子打不著的遠房親戚,連韓大、韓二和韓三都坐不住了,哥兒仨站在韓玉財生前買的小院里,眼巴巴看著坐在黃桷樹喝茶的段吉慶和關捕頭。

    “你們看著眼花,都想去找你弟,都想跟潘二一樣做官?”段吉慶哭笑不得地問。

    “段老爺,都說打虎不離親兄弟,要說可靠,哪有自個兒兄弟可靠。”韓大偷看了段吉慶一樣,又嘀咕道:“再說肥水不流外人田,四娃子用誰不是用,為啥便宜別人不用自個兒兄弟。”

    段吉慶在做那么多年府衙兵房經承,先后伺候過十幾任知府,豈能不曉得“官須自做,不用三爺”的道理,同時也能理解他們哥兒仨的心情,放下茶碗不緩不慢地說:“要是擱太平年景,你們真要是想去投奔志行,我就讓你們去了。但現而今天下不太平,粵匪不但占了江寧和揚州,還分兵去犯京城,去攻安徽江西甚至湖北,不是我嚇唬你們,這一路是真不好走,恐怕剛出四川就會遇上賊匪。”

    柱子剛開始一樣想去,只是過完年幺妹兒就滿孝,他就要做新郎官也就死了那條去投奔韓四的心,見韓家三兄弟欲言又止,忍不住笑道:“大哥,二哥,三哥,段經承真不是嚇唬你們,要是這一路好走,我早去投奔四哥了!”

    “可是……”

    “可是啥?”關班頭沒段吉慶那么好的脾氣,啪一聲拍案而起,緊盯著他們問:“你們曉得江蘇離這兒有多遠嗎,你們會說官話嗎,你們識字嗎?啥也不懂,出了門連東南西北都弄不清,就算去了不但幫不上四娃子的忙,反倒會給四娃子添亂!這才過上幾天好日子,被人家一攛掇就沉不住氣。四娃子要是曉得你們都變成了這樣,真要被你們給活活氣死!”

    韓大從來沒見關班頭發過火,嚇得不敢再吱聲。

    韓二韓三一樣嚇壞,害怕得連腿都不由自主的顫抖。

    “關班頭,喝茶喝茶,喝口茶消消氣。”段吉慶把關班頭拉坐下來,笑看著韓家三兄弟語重心長地說:“我曉得你們不只是想跟潘二一樣沾點光,更是想去幫志行,畢竟這兵荒馬亂的,他身邊不能沒幾個信得過的自個兒人。但這一路確實不好走,真要是好走,別說你們,連我都想去。”

    “段老爺,關叔,我糊涂,我不去了,我除了種地啥都不會去了也幫不上老四的忙……”

    “別別別,別這樣,聽我把話說完,”段吉慶喝了一小口茶,語重心長地說:“你們曉得你弟拋妻棄子,背井離鄉,不遠萬里去做官,甚至親率一千多鄉勇去跟賊匪拼命,究竟圖個啥?說到底,他全是為了這個家。”

    “段老爺,我曉得,我錯了。”

    “曉得就好,”段吉慶滿意的點點頭,接著道:“出門在外的人,最掛念的就是家。志行每次托人給家捎信,信說得最多的就是希望家人平平安安,這年頭平安就是福。他是你們的弟弟,弟弟不好說你們這些兄長,我和關班頭也算你們的長輩,正好借這個機會跟你們說道說道。”

    韓大真是被那些人給攛掇的,關班頭剛才發的一通,讓他猛然意識到做官不是那么簡單,本就追悔莫及,尷尬得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聽段吉慶這一說,急忙道:“段老爺,您說,我們全聽您的!”

    “我和關班頭明天一早就回城了,以前只是不放心你弟,現而今又有些不放心你們。錢是好東西,可錢多了也不一定是啥好事。有些原本老實本分的人突然有了點錢,就不曉得這日子該咋過了,有的去賭,有的去嫖,有的去抽大煙,不但弄得傾家蕩產,甚至為了還債不得不賣兒賣女!”

    “來走馬前我遇上個賭得傾家蕩產福建商人,沒臉回去見婆娘娃竟投江了。”關班頭冷不丁來了句。

    “這事我曉得,尸首從江里撈上來,還是我去收斂的。”柱子低聲道。

    “縣太爺讓你去收斂的?”關班頭下意識問。

    “老余不是病了嗎,現在衙門就剩我一個仵作,不讓我去還能讓誰去。”柱子苦笑道。

    “聽見沒有,這就是不學好的下場。”段吉慶放下茶碗,回到之前的話題:“你們的弟弟爭氣,把這個家撐起來了,讓你們和你們的婆娘娃全過上好日子,所以你們不但不能不學好,還要孝敬父母,兄弟和睦,把這份家業守住,把這個家守好。”

    “曉得,段老爺,您放心,我們不會不學好的,以前的日子咋過的以后還咋過。”

    “對頭,做人就應該這樣不能忘本。”段吉慶點點頭,想想又笑道:“不過你這話對也不對,為啥子說也不對呢,是因為現而今韓家不再是小門小戶。別的不說,就新置的兩百多畝山林和水田,你們三兄弟種得過來嗎?”

    “種不過來。”韓二低聲道。

    “所以就得請鄰里幫著種,剛才說做人不能忘本,你們也曾做過佃戶,曉得種人家的地不容易,既然曉得就要將心比心。要是風調雨順收成好,該收多少租就收多少。要是遇上水災旱災,收成不好甚至顆粒無收,不但不能逼著人家交租,還得拿出點糧接濟。左鄰右舍要是遇上其它難事,能幫的最好幫一把,樂善好事,扶危濟困,既能給子孫后代積德也能搏個好名聲,曉得不?”

    “曉得。”韓大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當然,這個幫要看情形,你們只要記住一句:救急不救貧。”

    “我會記住的,救急不救貧。”

    “好,一定要記住。”段吉慶笑了笑,又說道:“再就是你弟乃至你叔的愿望你們是曉得的,他們希望韓家能變成耕讀傳家的書香門第。耕好說,現而今有地了,只剩下個讀。潘二為啥能做上官,一是有你弟提醒,二是因為他識幾個字,能寫會算。所以要讓你們的娃讀書,不讀書不成才。”

    “曉得,我會讓他們好好念書的,不好好念看我咋收拾他們!”

    ……

    就在段吉慶和關班頭幫韓秀峰教韓大韓二韓三怎么做一個鄉紳之時,韓秀峰正看著一份信跟顧院長、王千里等海安鄉紳唏噓不已。

    前段時間攻城,因為琦善和陳金綬按兵不動,功虧一簣。雷以誠和新任漕運總督福濟氣不過,六百里加急上折子彈劾琦善和陳金綬。皇上大怒,下旨革了琦善的職,可又找不到更合適的大臣來總攬江北軍務,只能讓琦善革職留任,并痛罵了一番讓他趕緊收復揚州。

    琦善被罵了個狗血噴頭,不敢再假打,大前天又攻了一次城,不但又沒攻下,連帶傷督戰的總兵雙龍都戰死了,江北大營就這么折損了一員悍將。

    不過韓秀峰等人不是為雙來難過,畢竟連見都沒見過,更談不上有什么交情。而是感嘆張翊國的命真硬,這次同樣帶傷督戰,雙龍死了,他手下那些鄉勇死了六十多個,他又一次奇跡般地活了下來。

    “跟誰打仗也不能跟他打仗,他守長春橋到現在,他打了多少場仗,跟他一起打仗人的死了多少,他卻一點事沒有!”余青槐長嘆道。

    “是啊,先是朱占鰲,現在是雙來,一個副將一個總兵,他不光克手下還克上官!四爺,幸虧守完萬福橋我們就跟他分道揚鑣了,不然真不曉得會被他克成什么樣。”王千里心有余悸地說。

    “也不是一點事沒有,上次攻城時他不是受了十幾處傷嗎?”韓秀峰放下信苦笑道。

    “可別人都死了他卻沒死!”

    “千里,你這話我不愛聽,”顧院長放下茶杯,喃喃地說:“朝廷現在缺的就是他這樣的忠臣,要是揚州那邊全是琦善那樣的貪生怕死之輩,我們還能坐在這兒喝茶?”

    “這倒是,您老所言極是,是得有幾個像他這樣不怕死的。”

    “要說不怕死,徐老鬼不是一樣不怕死嗎,雷大人應該把徐老鬼調去攻城。”

    “千里,徐瀛怎么你了?”韓秀峰忍俊不禁地問。

    王千里解釋道:“提到他我就來氣,好好的州衙被他搞得怨聲載道,書吏清退掉一百多個,幫閑的白役有一個算一個全遣散了,連儲成貴都從快班班頭變成了皂班衙役。朝廷不是剛下旨讓賊匪沒進犯的地方把已招募的鄉勇全遣散嗎,可我們泰州雖然沒被賊匪攻占但也被進犯過。可他倒好,居然也要裁撤,居然讓我們遣散鄉勇!”

    “朝廷是擔心尾大不掉。”韓秀峰沉吟道。

    “可我們泰州不是其它地方,賊匪還盤踞在揚州沒走呢!”

    “郭大人怎么說?”

    “我們好辦,我們的團練換個名頭就行了,他徐老爺不讓我們招募鄉勇,那我們就招募編練鹽勇。他官再大也沒郭大人,權再大也管不到運司衙門。”

    就曉得徐瀛不會安生,沒想到他鬧出這么大動靜,韓秀峰正不曉得該說點什么,顧院長突然道:“裁撤團練,遣散鄉勇倒是沒什么,畢竟全泰州也就我們海安是在正兒八經編練。只是一下子遣散那么多幫閑的書吏和白役,就靠州衙那幾十個衙役,下半年的賦稅他收得上來嗎?”

    “還真是,今天雨水又不多,我們這邊還算好,據說靠江都那些莊鎮的河里都快沒水了。沒水澆地,收成本就不會好,下半年的賦稅不好收啊!”余青槐凝重地說。

    王千里脫口而出道:“這不只是天災也是人禍。”

    “人禍?”韓秀峰下意識問。

    王千里解釋道:“琦善貪生怕死不好好去攻城,反倒在北邊打壩,南邊放水,把運河里的水都快放干了,說什么以防賊匪沿運河北犯京城。反正是把西邊和北邊的河道弄得七零八落,搞得各地澇的澇,旱的旱。”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山东群英会任二遗漏